<xmp id="aoom2"><menu id="aoom2"><strong id="aoom2"></strong></menu>
<xmp id="aoom2">
  • <optgroup id="aoom2"><code id="aoom2"></code></optgroup>
  • <optgroup id="aoom2"></optgroup><input id="aoom2"><menu id="aoom2"></menu></input>
  • <xmp id="aoom2"><nav id="aoom2"></nav>
    恒百财经

    garch模型预测股价,中芯国际

    内容导航:
  • 如何用GARCH模型分析股指风险价值VaR
  • R语言或者EViews如何具体预测出用garch模型拟合的股票的波动率
  • 求助,garch模型做预测的问题
  • 如何用GARCH(1,1)求股票的具体波动率数据?
  • 中芯国际是外企为什么总说中国芯?
  • 中芯国际在芯片行业处于什么地位?
  • Q1:如何用GARCH模型分析股指风险价值VaR

    股价除收益等于市盈

    Q2:R语言或者EViews如何具体预测出用garch模型拟合的股票的波动率

    eviews比较方便,views里面做

    Q3:求助,garch模型做预测的问题

    证券投资分析难点。

    Q4:如何用GARCH(1,1)求股票的具体波动率数据?

    以哈飞股份(600038)为例,运用GARCH(1,1)模型计算股票市场价值的波动率。
    GARCH(1,1)模型为:
    (1)
    (2)
    其中, 为回报系数, 为滞后系数, 和 均大于或等于0。
    (1)式给出的均值方程是一个带有误差项的外生变量的函数。由于是以前面信息为基础的一期向前预测方差,所以称为条件均值方程。
    (2)式给出的方程中: 为常数项, (ARCH项)为用均值方程的残差平方的滞后项, (GARCH项)为上一期的预测方差。此方程又称条件方差方程,说明时间序列条件方差的变化特征。
    通过以下六步进行求解:
    本文选取哈飞股份2009年全年的股票日收盘价,采用Eviews 6.0的GARCH工具预测股票收益率波动率。具体计算过程如下:
    第一步:计算日对数收益率并对样本的日收益率进行基本统计分析,结果如图1和图2。
    日收益率采用JP摩根集团的对数收益率概念,计算如下:
    其中Si,Si-1分别为第i日和第i-1日股票收盘价。
    图1 日收益率的JB统计图
    对图1日收益率的JB统计图进行分析可知:
    (1)标准正态分布的K值为3,而该股票的收益率曲线表现出微量峰度(Kurtosis=3.748926>3),分布的凸起程度大于正态分布,说明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尖峰厚尾”形态;
    (2)偏度值与0有一定的差别,序列分布有长的左拖尾,拒绝均值为零的原假设,不属于正态分布的特征;
    (3)该股票的收益率的JB统计量大于5%的显著性水平上的临界值5.99,所以可以拒绝其收益分布正态的假设,并初步认定其收益分布呈现“厚尾”特征。
    以上分析证明,该股票收益率呈现出非正态的“尖峰厚尾”分布特征,因此利用GARCH模型来对波动率进行拟合具有合理性。
    第二步:检验收益序列平稳性
    在进行时间序列分析之前,必须先确定其平稳性。从图2日收益序列的路径图来看,有比较明显的大的波动,可以大致判断该序列是一个非平稳时间序列。这还需要严格的统计检验方法来验证,目前流行也是最为普遍应用的检验方法是单位根检验,鉴于ADF有更好的性能,故本文采用ADF方法检验序列的平稳性。
    从表1可以看出,检验t统计量的绝对值均大于1%、5%和10%标准下的临界值的绝对值,因此,序列在1%的显著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不存在单位根,是平稳序列,所以利用GARCH(1,1)模型进行检验是有效的。
    图2 日收益序列图
    表1ADF单位根检验结果
    第三步:检验收益序列相关性
    收益序列的自相关函数ACF和偏自相关函数PACF以及Ljung-Box-Pierce Q检验的结果如表3(滞后阶数 =15)。从表4.3可以看出,在大部分时滞上,日收益率序列的自相关函数和偏自相关函数值都很小,均小于0.1,表明收益率序列并不具有自相关性,因此,不需要引入自相关性的描述部分。Ljung-Box-Pierce Q检验的结果也说明日收益率序列不存在明显的序列相关性。
    表2自相关检验结果
    第四步:建立波动性模型
    由于哈飞股份收益率序列为平稳序列,且不存在自相关,根据以上结论,建立如下日收益率方程:
    (3)
    (4)
    第五步:对收益率残差进行ARCH检验
    平稳序列的条件方差可能是常数值,此时就不必建立GARCH模型。故在建模前应对收益率的残差序列εt进行ARCH检验,考察其是否存在条件异方差,收益序列残差ARCH检验结果如表3??梢苑⑾?,在滞后10阶时,ARCH检验的伴随概率小于显著性水平0.05,拒绝原假设,残差序列存在条件异方差。在条件异方差的理论中,滞后项太多的情况下,适宜采用GARCH(1,1)模型替代ARCH模型,这也说明了使用GARCH(1,1)模型的合理性。
    表3日收益率残差ARCH检验结果
    第六步:估计GARCH模型参数,并检验
    建立GARCH(1,1)模型,并得到参数估计和检验结果如表4。其中,RESID(-1)^2表示GARCH模型中的参数α,GARCH(-1)表示GARCH模型中的参数β,根据约束条件α+β<1,有RESID(-1)^2+GARCH(-1)=0.95083<1,满足约束条件。同时模型中的AIC和SC值比较小,可以认为该模型较好地拟合了数据。
    表4日收益率波动率的GARCH(1,1)模型的参数估计

    Q5:中芯国际是外企为什么总说中国芯?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企业,不是外资企业,
    但是股票是在境外上市,国内的股市没有上市。

    Q6:中芯国际在芯片行业处于什么地位?

    目前中芯国际的芯片在行业上还是处于比较落后的位置,由于中芯国际无法买到先进的制造设备,由此导致没有先进的半导体制造,所以在一些程度上根本无法跟上世界上最先进的制程。

    发展的关键设备无法引进,导致步伐受阻

    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的代表,中芯国际也自称是大陆技术最完备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但实际上回顾中芯国际的发展,从成立的那一年开始,至今其实表现都不是那么的亮眼,而且净利润额都是亏损的,还和台积电一直有着专利侵权方面的纠纷。

    最先进的制成利润最大,同样的也就有足够的回报可以让企业投入更先进的制程研发,这就是中芯国际落后的根本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台积电三星产量,同样的制程时间,可是却比中芯国际要早研发几年,所以导致同样的制程,三星台积电的性能更稳定,而且也比中芯国际关系更成熟,由此顾客们就更愿意用台积电的28nm,哪怕中芯国际的报价更低,可却也无法吸引来客户。

    瓦森纳协议使发展事倍功半,难以有所建树

    我们中国的中芯国际制造之所以会落后那么多,实际上也归根于一个协议,名字叫瓦森纳协议,在这个协议里面的成员国不允许卖某些东西给中国,而这些不能卖的东西里面就有一个是芯片代工行业的关键设备。有着这个协议的限制,导致大陆的芯片制造始终都难以追赶上先进的步伐,我们一直都是事倍功半努力着,可是在芯片制造的过程中,受阻的部分仍然非常严重。

    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的代表,也自称是大陆技术最完备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但实际上回顾中芯国际的发展,从成立的那一年开始,至今其实表现都不是那么的亮眼,而且净利润额都是亏损的,还和台积电一直有着专利侵权方面的纠纷。

    吸收新人才,未来可期

    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来看这个问题,实际上从同等级别的工艺上来虽然国产的厂商能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能做得更好。因为人才上的弱势中心国际仍然和台积电也有一定的差距,人才之所以会储备不足,终究还是因为大陆在集成电路这条产业上的起步比较晚,我们大量的依赖外部人才,本土化的人才并不多,但好在这几年中芯国际也正在加大力度,引入新鲜的血液。
    瓦森纳协议限制的不仅仅是产品的制作工艺技术,而且由此还影响了中心国际的产品质量和工作量。根本上导致了中心国际的工程师离职率偏高。但是如今中国渐渐的发展起来之后,现代社会里中心国际实际上的待遇和名声在行业里还是算比较不错的,也非常有前景,可以吸引来不少的年轻人才,未来中芯国际的发展还是值得期待的。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欧洲杯盘口网站